贝仕达克IPO超高利润迷雾:高管年薪不足20万 涉嫌利润操纵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2-27 17:01

[摘要]贝仕达克还称,“公司研发实力较强,可以快速响应客户需求”。但实际上,2017年贝仕达克研发费用1745.07万元,在营收中的占比为3.69%。同期,拓邦股份研发投入2.07亿元,营收占比为7.72%。

智能控制行业极少涌现黑马,深圳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贝仕达克”)是例外吗?

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行业新兵,目前营收规模约5亿元,处于中等水平。蹊跷的是,在毛利率、净利率等方面,却将行业龙头拓邦股份、和而泰等轻松踩在脚下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贝仕达克实现营收5.59亿元,实现归母净利润0.98亿元,2018年毛利率为31.95%,净利率为17.61%。作为参照,2018年前三季度拓邦股份、和而泰毛利率分别为19.68%、20.65%,净利率分别为8.12%、10.18%。显然,在这两项财务数据上,贝仕达克均呈现碾压之势。

非止如此。若将时间线拉长,考察贝仕达克更早些时候的经营情况,公司的毛利率与净利率同样高的“离谱”。

据招股书,2016年度、2017年度贝仕达克毛利率分别为30.07%、28.18%,同期行业平均水平为18.56%、19.61%;与此同时,公司2016年、2017年贝仕达克净利率分别为18.17%、9.17%,拓邦股份、和而泰虽贵为行业龙头,自上市以来净利率却常年在10%以下徘徊。

何以如此?

智能控制器又称控制面板,简单说,就是在一块PCB板上焊接电线及各类器件。该领域下游涉及业务繁多,囊括汽车电子、家用电器、电动工具及智能家居等多个领域。

由于汽车电子行业壁垒较高,长期遭欧美日企业把控,国内智能控制公司便将发力重点放在家用电器和电动工具领域,并逐渐诞生一批龙头企业,如拓邦股份、和而泰等。2017年,拓邦股份实现营收26.8亿元,与国际龙头——英国英维斯控制(55.0亿元)、德国代傲控制(43.5亿元)、金宝通(31.1亿元)等相比仍有不小差距。

其中原因,据联讯证券分析,一是国际龙头涉足智能控制行业较早,多数有50年以上历史,具备技术、资源、专利等优势;二是国外企业合作客户产品较为高端,单价较高。

在此背景下,“黑马”贝仕达克的涌现堪称奇迹。在招股书中,公司称毛利率之所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,有多个原因。

首先是电动工具控制器毛利率通常较家电控制器更高,但时间财经在采访中了解到,事实并非如此。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并不能简单得出结论说,电动工具控制器毛利率高于家电控制器,智能控制器行业品类繁杂,仍要具体产品具体讨论。

贝仕达克还称,“公司研发实力较强,可以快速响应客户需求”。但实际上,2017年贝仕达克研发费用1745.07万元,在营收中的占比为3.69%。同期,拓邦股份研发投入2.07亿元,营收占比为7.72%。

更蹊跷的是,虽然贝仕达克在官网称 “致力成为智能控制全球领先企业”,但在对待技术人员及高管方面,却表现得异常吝啬。

时间财经查阅发现,贝仕达克共有两名核心技术人员,分别为创始人、董事长肖萍与研发中心总监孙太喜。孙太喜出生于1975、大专学历,自2010年起担任研发总监,但2018年他从公司领取的薪酬仅为24.43万元,远低于行业水平。非止如此,公司核心高管2018年平均薪酬甚至不足20万元。

芯片行业资深工程师、知乎大V“蓝宝王”告诉时间财经,这种薪酬结构在深圳并不合理,如今普通工程师年薪都已经20万元起步。以珠海芯片上市公司全志科技为例,2017年高管平均年薪100万元以上,就算未上市前的2014年,高管年薪也有60万元。“我比较怀疑数据来源的真实性”,“蓝宝王”表示。

在卓博人才网上,贝仕达克给“嵌入式软件工程师”职位开出的最新月薪是15k-25K。时间财经拨通上面的联系电话后,相关人士回复称,实际薪水比这个还要高一些,但要看能力。若以均值20K计算,普通工程师一年薪水最低也有24万,研发中心孙太喜怎么可能只领取24.43万元年薪呢?

关于上述问题,时间财经多次致电贝仕达克,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。

种种迹象显示,行业“黑马”贝仕达克涉嫌通过人为压低高管和员工薪酬来降低“三费”(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及研发费用),最终达到增加利润的目的。而在此前,已有多家拟上市企业因此问题被否。

“大客户依赖症”?

2013年9月26日,成立仅三年的贝仕达克与TTI Macao签订了一份销售合同。自此,这家智能控制行业新兵就开始了“躺着赚钱”的美好时光。

TTI Macao是香港上市企业创科实业(Techtronic Industries,简称“TTI”)的子公司。TTI于1985年在香港创办成立,如今已成为全球电动工具市场龙头企业,旗下拥有Milwaukee、AEG等多个知名品牌。2017年公司全球销售额超过60亿美元,实现净利润4.70亿美元。

2017年年报显示,TTI连续第八年营收创新高、连续第十年纯利创新高。受此驱动,TII股价一路走高,市值一度超过1000亿港元。2019年2月22日,香港恒生指数公司将科创实业(00669.HK)纳入恒指成分股,后者也因此成为蓝筹新贵。TTI的强势崛起,也使不少供应商从中获利,其中就包括贝仕达克。

据招股书披露的材料,贝仕达克与TTI签订的合同期限是三年。到期后,双方无异议时,每年自动续期一年。2016至2018年,贝仕达克从TTI分别斩获订单2.67亿元、3.79亿元、4.66亿元,同期公司营收为3.27亿元、4.73亿元、5.59亿元,第一大客户TTI的销售占比分别高达81.68%、80.18%和83.49%。以此为据,称“TTI养活了贝仕达克”并不为过。

然而,这并非行业普遍情况。时间财经查阅拓邦股份年报发现,2015至2017年公司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21.17%、20.29%、20.59%,同期和而泰的数据为23.72%、17.90%、19.00%,均未出现“大客户依赖症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拓邦股份第一大客户也是TTI。当年公司从TTI共获取销售额5.52亿元,在销售总额中的占比为20.59%。时间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拓邦股份董秘办,相关人士表示,公司与TTI的合作,是从千万级客户逐渐培养起来的。从几千万合同到1个亿、3个亿,再到2017年的5个亿,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反观贝仕达克,自2013年与TTI签订合同到2016年,仅仅用三年时间订单金额就达到2.67亿元。但蹊跷的是,同样拿到TTI约5亿元订单(贝仕达克在2018年,拓邦股份在2017年),贝仕达克毛利率(31.95%)却显著高出拓邦股份(23.97%)不少,而在净利率方面,贝仕达克(17.61%)更所向披靡,拓邦股份仅有8.38%。

净利率高的可怕

贝仕达克的赚钱“独门秘籍”究竟是什么?时间财经查阅发现,秘密就在公司对“三费”的“精打细算”上。

招股书显示,2016年至2018年,贝仕达克期间费用(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、财务费用及研发费用)分别为3437.75万元、8347.51万元和6069.29万元。2017年,贝仕达克为提高员工积极性,同意其以2.5元/股价格向公司增资,产生股份支付费用2650.22万元。

若剔除上述费用,在过去三年中,贝仕达克的实际费用率分别为10.52%、12.04%和10.86%。若单就该项数据来看,似乎有一定合理性,但细究起来,其实藏有不少“猫腻”。

截至2018年12月31日,贝仕达克拥有员工1178人,其中生产人员864人、营销人员47人、行政管理人员120人、研发技术人员147人。

2018年,公司为销售人员、管理人员、研发人员支付的薪酬分别为332.76万元、965.64万元、927.25万元。这意味着,2018年贝仕达克销售人员、管理人员、研发人员的平均年薪约为7.08万元、8.05万元、6.31万元。

作为对照,拓邦股份2017年拥有销售员工341人,共支付工资4454.29万元,公司销售人员人均年薪约13.06万元;和而泰2017年销售人员共193人支付的总薪酬为2700.54万元,销售人员人均年薪约13.99万元。

为何贝仕达克销售人员工资仅有同行业的一半?考虑到2017年贝仕达克实施了员工股权激励计划,不排除存在部分员工自愿降薪的可能。退回到2016年,贝仕达克在册员工为720人,若以2018年的员工结构比例进行换算,2016年公司拥有生产人员528人、营销人员29人、管理人员73人、研发人员90人。

2016年,贝仕达克给销售人员、管理人员、研发人员支付的薪酬分别为179.68万元、532.72万元、605.71万元。这意味着,2016年贝仕达克销售人员、管理人员、研发人员的平均年薪分别约为6.19万元、7.29万元、6.73万元。该项数据与2018年相比,并无太大出入。

简言之,过去三年中,贝仕达克背靠大客户TTI,利用低研发投入、高管及员工的低薪酬获取了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毛利率与净利率,同时还享受15%的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。

在招股书中,贝仕达克并未披露2019年后公司能否通过高新技术企业复批。若该项福利消失,且核心高管及员工因薪酬过低而流失,“黑马”贝仕达克超高的毛利率与净利率还能维持多久?(北京时间财经 胡飞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